陳獨秀刑事記錄卡
 

在上海市檔案館館藏歷史檔案中,有一張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陳獨秀的刑事記錄卡。這是一張看似普通的16開大小紙質硬卡,經過歲月的洗禮,它的邊緣破損,紙色泛黃。卡片的正面上半部分為表格,填寫著姓名、年齡、身高、職業、籍貫等內容,卡片的右上方貼有陳獨秀在獄中所拍的照片,編號為B9523。下半部分記錄被捕原因及處置結果。背面為陳獨秀左、右手指的指紋印。照片中的陳獨秀臉頰消瘦,雙眼卻炯炯有神,微微緊閉的雙唇顯得尤為堅毅。在“姓名”一欄中,有幾個中文漢字“王旦甫即 陳獨秀”,而在“住址”和“時間”兩欄中,則赫然可以看到“route vallon” (環龍路)和“4-10-21”。陳獨秀、上海法租界環龍路、1921104日,這張卡片上記錄的這些特殊歷史信息,把讀者帶回到了另一個時空。

上海市檔案館館藏陳獨秀刑事記錄卡

陳獨秀在法租界被捕時留下的照片

環龍路(今南昌路),是老上海法租界一條馬路,因紀念當時一位法國著名飛行員Vallon而得名,它地處法租界中心區域,與寶昌路(今淮海中路)相距不過百米。在環龍路鱗次櫛比的石庫門建筑群中,有一條被稱為“老漁陽里2號”的弄堂(今南昌路1002號)。這里就是刑事記錄卡上記錄的1921年前后陳獨秀居住的地方。

陳獨秀原名陳乾生,字仲甫。1879109日生于安徽安慶懷寧縣,縣境內有一座獨秀山,陳獨秀的筆名“獨秀”即源于此。19159月,陳獨秀在上海創辦并主編《青年》雜志(19162卷起改名《新青年》),推出德先生和賽先生,批判孔孟,倡導自由,掀起了新文化運動。1916年末,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閱讀《新青年》后,登門懇請陳獨秀到北京大學擔任文科學長,并鼓勵他“把雜志帶到學校來辦”。第二年年初,陳獨秀受聘北京大學,并在箭桿胡同9號的寓所成立了新的《新青年》編輯部。19194月,由于反動當局壓迫,陳獨秀被迫離開北大,19196月又因散發《北京市民宣言》傳單遭北洋政府拘捕,于9月獲釋。1920年年初陳獨秀離開北京重新回到上海。環龍路老漁陽里2號是陳獨秀的主要居住地。在這里,陳獨秀繼續主持《新青年》雜志的編輯和發行,并發起成立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同時與其他各地同志聯系,籌備召開中共“一大”。

在環龍路寓所,陳獨秀曾兩次被法租界巡捕房逮捕。192110月,剛辭去廣東省教育委員會委員長職務的陳獨秀來滬主持中共中央局日常工作。由于報上刊登了有關消息,引起法租界公董局巡捕房的注意。104日下午,巡捕房派出巡捕包圍并搜查了陳獨秀的寓所,將積存在那里的《新青年》和印刷機器一并搜去。在巡捕房登記時,陳獨秀化名王旦甫。不久,北京眾議院副議長、上海法學院院長褚輔成因到陳獨秀家中拜訪被捕。在巡捕房褚輔成一見陳獨秀就說:仲甫,怎么回事,一到你家就把我帶到這兒來了!于是,陳獨秀的身份暴露。105日,法租界會審公堂指控“陳獨秀編輯過激書籍,有過激行為,被偵處查實,已搜出此類書籍甚多,因此有害租界治安”。106日,上海《申報》刊登了陳獨秀被捕的消息,上海、北京等地各大報刊作了報道,立即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胡適得知消息后,請蔡元培與法國使館聯系設法營救陳獨秀。中國共產黨內部,張太雷和李達商量后,請孫中山出面。孫中山一面致電法國駐滬領事,請他們釋放陳獨秀,一面親自關照廣東省銀行電囑由他擔任總董事長的上海中華銀行代解銀元1000元,以供保釋陳獨秀之用,并讓褚輔成、張繼等出面保釋。

經過各方營救,106日陳獨秀獲準開釋候審。1019日,法租界會審公堂再審陳獨秀。7天后,1026日,陳獨秀被判決私藏《新青年》雜志,罰洋100元結案,當天陳獨秀獲釋。

陳獨秀出獄后,以中共中央局書記的名義發表了建立與發展黨、團、工會組織及宣傳工作的《中國共產的中央局通告》,還公開發表演說、撰寫文章宣傳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引起了法租界當局的更大恐慌。192285日上午11時,法租界總巡捕房西探目長戴納會同督察員黃金榮、華探目程子卿等,闖進環龍路陳獨秀寓所,再次將他逮捕,并查抄了大量書籍和文件。1922810日上海《時事新報》報道:“陳獨秀氏寓居法租界環龍路銘德里二號,昨(九日)被法總巡捕房特別機關西探目長西戴納,會同監察員黃金榮,華探目程子卿,李友生,包探曹義卿等捕獲,帶入盧家灣總巡捕房,候請公堂訊核。”1922811日上海《時報》報道,陳獨秀被捕時,巡捕從他家里搜出了很多革命書刊,還抄出了一張廣東革命政府匯來的4萬元匯款單。

消息傳出,上海、北京等地各報刊連續發表通電,呼吁立即釋放陳獨秀,并開展了大規模的營救活動。蔡元培等社會名流面質法國公使,請其轉令駐滬領事釋放陳獨秀。馬克思主義研究會、馬克思學說研究會、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少年中國學會等10余團體也發表宣言進行營救。迫于強大的輿論壓力,陳獨秀只被關押了9天,法租界當局不得不于818日經會審公堂判決罰洋400元,再次將陳獨秀釋放。

19277月中旬,中共中央政治局改組,陳獨秀離開中央領導崗位。此后,他接受托派觀點,以在黨內成立小組織的方式進行活動。192911月,因在中東路問題上發表對中共中央的公開信被開除黨籍。同年12月發表托派綱領并在上海組織成立托派小組織無產者社,出版刊物《無產者》。19315月,出席中國各托派小組織的“統一大會”,被推選為中國托派組織的中央書記。193210月,陳獨秀在上海公共租界第五次被捕,后被判刑囚禁于南京。抗戰爆發后,陳獨秀于19378月出獄,先后曾在武漢、重慶居住,最后長期居住于四川江津,生活拮據,但拒不接受國民黨的匯款,1942527日逝世。

關于陳獨秀何時離開環龍路老漁陽里2號寓所,中共“一大”代表李達在1954223日給上海革命歷史紀念館的一封信里曾經提到:“(1922)陳獨秀出獄以后,仍住在(上海)老漁陽里二號,他被拘留的時間,不過兩星期,他的寓所并沒有黨的文件(文件都在輔德里六二五號),所以他在原寓所還住了兩個多月。4月間,他一個人曾在(上海)南成都路靠馬路的住房中,租了樓上一間統廂房住下,我曾去過這地方。他在這里也只住了一個月。5月間,他又搬到上海縣地界住下。他的住所并不曾通知我,每隔三五日到我的寓所來處理一些文件。他在上海縣地界的寓所,只有一個名叫李啟漢的同志知道。”

(石磊)

2018-01-22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上海市檔案局 上海市檔案館 版權所
地址: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326號 上海市檔案館 電話:021-62751700
2019年app自助领取彩金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