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社交媒體推廣檔案信息成效報告
 

Felicia Williamson, Scott Vieira, James Williamson

提要:薩姆休斯頓州立大學(Sam Houston State University[1]的特藏部希望能讓更多潛在利用者了解自家的藏品。他們想借助社交媒體提升自身的網絡知名度,也希望更多人能通過搜索引擎查找到記錄檔案信息的檢索工具。為了達成這一目標,薩姆休斯頓州立大學的同仁選擇了10家社交媒體,希望通過試驗證明這些渠道能否成為推廣檔案信息的有效手段。他們在這些社交媒體上發布藏品信息,追蹤統計用戶通過社交媒體轉而查找檔案信息的數量,對整個過程監控了3個月。他們得出的結論是結合數家社交媒體進行宣傳——本次試驗表明或可將WordPress、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作為首選——確實有助于改善市場推廣的效果、提升特藏部的網絡知名度。

薩姆休斯頓州立大學特藏部珍藏著大量珍貴而有趣的手稿藏品,但直到2011年,該部非但從未通過網絡宣傳過自己,甚至都沒有可供公眾查閱的檢索工具,自身的推廣策略更是付之闕如。整個特藏部的藏品簡直就如滄海遺珠一般,不為世人所知。特藏部管理員對檔案著錄方式和發布檢索工具的軟件平臺經過一番仔細研究后,2012年他們開始使用名為Archon的著錄軟件,按照美國檔案工作者協會推薦的檔案著錄標準,對館藏檔案開展著錄工作。到2013年底,特藏部已經整理著錄了館藏的20多個全宗,并運用Archon軟件將全部檢索工具發布在網上。經過這一番努力耕耘,特藏部同仁并未認為從此便可安坐館中守株待兔,他們希望可以通過網絡拓展特藏部在利用者中的知名度。而社交媒體因其使用便捷且成本低廉的優勢,或可成為解決之道。特藏部管理員聯合數字化資源管理員和電子資源管理員(下文中將他們統稱為研究團隊),設計了一整套試驗方案,以檢驗利用社交媒體能否成功推廣檔案信息,能否增加檔案檢索工具的點擊率,能否在某種程度上改善通過谷歌搜索引擎搜索檔案信息的檢索結果。試驗結果表明有數家社交媒體在推廣檔案信息工作中確實卓有成效。

 

歷史文獻回溯

目前,社交媒體已經覆蓋了人類交往的各個方面。同樣,圖書館、博物館和檔案機構借助社交媒體進行宣傳,也映射了社會發展的主流方向。同時有關社交媒體的文獻資料已汗牛充棟。然而這方面的文獻中大多是側重于社交媒體的重要性及其已經取得的成就,檔案同行對于社交媒體的研究則屈指可數。

研究團隊梳理了之前的文獻,認為其中主要內容大致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以低廉成本,實現廣而告之。社交媒體以較低成本,為各種用戶之間、機構與利用者之間架起溝通的橋梁。對于圖書館、檔案館而言,這正是推廣檔案信息、宣傳檔案活動的理想工具。

2、添加圖像及視頻文件,用輕松幽默的語言,有助于吸引觀眾。

3、根據過往有限的幾次研究結果來看,使用臉書或向特定人群發送郵件的方式成功率較高;各家社交媒體各有利弊,在不同社交媒體上要運用不同的技巧和推廣策略。

試驗方法

研究團隊選取了以下10家社交媒體發布特藏部的檔案信息:

1、WordPress

2、湯博樂(Tumblr

3、臉書

4、谷歌加(Google+

5、聚友網(Myspace

6、攝友會(Flickr

7、領英網(LinkedIn

8Pinterest

9Historypin

10、推特

研究團隊在最熱門的20家社交媒體排行榜上選擇了7家,另納入了3家不在此列的網站(WordPressPinterestHistorypin),因為此前有不少研究文章曾提到通過這些網站激發網友對藏品的興趣頗有成效。

然而各家網站都有各自的服務群體、運行規則,在各個網站上游走的網民也有各自關注的熱點。項目正式開始之前,研究團隊還要熟悉各網站的特性,制定如何有效利用其獨特性的策略。選定網站后,研究團隊從大學特藏部中選取了大量藏品,花了半年時間將它們的信息發布于各個社交媒體,吸引其他用戶的關注。為了避免影響后期的統計結果,在此期間研究團隊并未直接將檔案的檢索工具發布在這些網站上。研究團隊選了一些看來頗有趣味的內容,并根據發布的內容和社交媒體的特性,將原本嚴肅的學術詞匯換成了俏皮戲謔的話語。此外,團隊也關注了對檔案主題或與特藏部藏品相關話題感興趣的個人或同行機構,這樣他們既可以讓對方注意到特藏部網站,同時也得以探知同行的近期舉措并可從中吸取有益的經驗。

為了監測通過社交媒體進入Archon軟件查找檔案檢索工具的瀏覽量,研究團隊選擇了“谷歌分析”(Google Analytics)軟件。通過該軟件采集的數據,可以獲知來訪者是從哪家社交媒體進入Archon軟件,他們瀏覽的內容以及在各個網頁停留的時長。

收獲了一批粉絲也熟悉了各個社交媒體受眾間的獨特差異后,研究團隊開始將藏品中涉及個人傳記或歷史事件的內容,經過精心構思后配上全宗中的圖片發布出去,文末還附帶了可以點擊進入相關網頁的地址鏈接。研究團隊根據各社交媒體網站交流方式的不同特點,對每一家發布的內容都會有所修改,但至少包括一段檔案的內容介紹和一條網頁地址。

自此時開始,研究團隊便進入為期3月(201310月至12月)的研究階段。每周二早晨10點至10點半,他們在各社交媒體網站發布本周的檔案信息。周二這個時間點,既是一周中較有工作積極性的時機,也可以避開社交媒體發布熱點消息的高峰,還能契合信息發布者(數字化資源管理員)的工作流程和安排,也是研究團隊經過仔細考慮才確定的。

而每周發布的具體檔案信息則是根據每周的主題,盡量選擇讓社交媒體中的普通讀者都會感興趣的話題。研究團隊把整個研究階段要發布的檔案信息制作了一張計劃表,把各個全宗中涉及相關話題的內容都一一羅列其中。

此外,研究團隊還在論壇上選擇了兩類人員:檔案館和檔案工作者、阿肯色州的歷史研究人員。他們按照這兩類人員的名單(分別是631人和306人)給每人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郵件中介紹了大學特藏部的Archon網站,通過該網站可以查找到大學特藏部藏品的信息,并附上網址鏈接邀請他們前來訪問。為了避免被認為是廣告兜售的垃圾郵件,研究團隊僅于2013109發送了一次邀請郵件。

為防遺漏,研究團隊還在Archon網站首頁設置了浮窗的調查問卷表,詢問來訪者從何處得知本網站,有何利用需求,是否有特定感興趣的主題。團隊使用了SurveyMonkey這款網絡調查軟件以分析問卷結果。但僅收到15份問卷反饋信息,且幾乎都是來自通過郵件邀請的用戶,所以該調查結果對本次研究成果的貢獻十分有限。

WordPress[2]

研究團隊最先在WordPress網站注冊了賬號。WordPress網站也是一個發布平臺。研究團隊之所以選擇這個平臺也有多方原因:該軟件在寫博客的人群中使用頗廣,而且它允許發布者把內容分享到其他社交媒體的靈活性也是優勢之一。此外它發布內容的文本編輯很豐富,還允許博客的設計者在其中添加各種小程序或修改CSS代碼。用戶可以利用WordPress的免費網絡平臺得到最新發布內容的推送,關注其他用戶,還能搜索帶標簽的文章。標簽非但在WordPress平臺上搜索文章時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使用搜索引擎檢索時也會通過標簽檢索到在WordPress平臺上發布的內容。正確使用標簽更能讓WordPress之外的人看到發布信息并成為關注的用戶。

WordPress與其他社交媒體的不同之處在于,訪客不用注冊成為用戶,就能關注發布的信息。WordPress平臺還允許研究團隊使用小程序,讓其他訪客通過郵件訂閱信息內容,而不一定要成為平臺的用戶。訪客還可以在臉書或推特等其他社交媒體上分享WordPress中看到的信息。WordPress的這些特點都有助于研究團隊將檔案信息擴散到更廣闊的用戶群中。

對于發布的檔案信息本身,研究團隊也做了各種嘗試:有些條目敘述詳盡,圖例豐富;有些則內容簡單,僅附一張圖片;團隊還從全宗內容中挖掘資料,按照網上很流行的方式,制作發布了動圖。得到的經驗是:深度報道的內容會獲得更多關注,能合理使用標簽也會加分。簡短花哨附帶動圖的信息在WordPress平臺上的用戶中反響不錯,但難以獲得更廣泛的觀眾群。

湯博樂[3]

湯博樂是一個微博平臺,成員之間的聯系比在WordPress平臺上更緊密。用戶在這個平臺上發布各種資訊,但出現在湯博樂用戶主頁上的內容,更多是依靠平臺的最新消息推送。用戶關注的微博最新內容會在他的網頁上滾動更新。這便意味著研究團隊發布的內容必須從五花八門的信息海洋中脫穎而出。這對于沒有足夠時間和人力整天發布大量內容的機構而言,要想吸引其他用戶的眼球恐怕并非易事。

研究團隊在注冊加入湯博樂后,就通過平臺的推薦,搜尋到各種相關組織,開始與之聯系互動,了解對方發布的內容。團隊還聯系上了在湯博樂平臺上注冊有個人賬號的圖書管理員、檔案工作者。這些人將自身職業中的著錄和組織技能也帶入了湯博樂平臺中。他們在平臺上形成了一個活躍的小社群,彼此分享與圖書檔案有關的文章或研究資料,甚至為湯博樂中的內容編制了主題詞。在發布的內容中利用這些主題詞,可以成為參與這一社群活動的切入口。

在湯博樂平臺上,新奇有趣、另類搞怪的內容更得青睞,容易在海量涌入的信息流中博人眼球。研究團隊使用Photoshop軟件制作了簡短的幽默動圖,題材則是從大量藝術藏品中選擇,還有館藏的微型肖像以及通過特殊方法制作的書籍。發布動圖的效果很好,曾有多則動圖獲選由湯博樂平臺向全體用戶的主頁推送。而帶有動圖發送的信息既增加了粉絲間的互動,更吸引了新觀眾的關注。

臉書

薩姆休斯頓州立大學的圖書館很早就有自己的臉書賬號,也有一批早就關注這個賬號的用戶,但特藏部從未參與其中,于是研究團隊決定就在圖書館的賬號上發布自家內容。研究團隊每逢周二周四,便在臉書上發布有關檔案的軼事、活動以及資料,具體內容則是以WordPress和湯博樂中發布的信息為基礎刪改而成。他們希望校園中的用戶能注意到特藏部的存在,并在研究階段開始前就給大家留下每周二周四是檔案信息發布日的印象,以此為后期的研究階段熱身。

與之前兩個平臺不同,臉書上不適合發布詳盡的長篇報道,因為大多數用戶是通過平臺推送的動態信息來了解最新發布的內容,而推送會將長篇內容折疊,需要點擊“閱讀全文”的按鈕才能展開全文,所以大部分內容經常處于不可見的狀態。于是研究團隊將發布內容盡量精簡,僅用最簡潔的語言說明全宗的主要內容以及其中包括哪些類型的材料。大多發布的內容儉省到只有一張圖片,配上只言片語的介紹,隨附鏈接地址,即可發布。

谷歌加和聚友網[4]

而后研究團隊又在谷歌加和聚友網上注冊了賬號,發布的內容則按照臉書中的內容依葫蘆畫瓢。聚友網曾經紅極一時,但近期熱度已逐漸下滑。研究團隊曾想在聚友網上尋找其他從事檔案工作或歷史研究的機構,然而卻遍尋不著。此外,研究團隊還在聚友網的主頁上添加了背景音樂播放列表,希望能為訪客增添活躍而有趣的氛圍。他們在谷歌加上找到了檔案機構的同行,于是將對方一一加為好友。

與湯博樂和WordPress 平臺上一樣,研究團隊在谷歌加和聚友網上發布各種活動、檔案資料、圖片等信息,在研究階段開始前吸引關注的目光,但這些平臺上的粉絲數量都十分有限。進入研究階段后,團隊采用了在臉書平臺上的策略,盡量發布帶有圖片的簡短消息,以免讓“閱讀全文”按鈕遮蔽大部分內容。

攝友會[5]

攝友會歷來是用作推廣檔案藏品的利器,也是圖片領域實行眾包[6]的流行工具。攝友會上有以某主題或類型而聚合在一起的群組,研究團隊找到適合自身的群組(檔案機構和檔案工作者的群組),在其中發布檔案圖片,確實有助于推廣自身的藏品。研究階段開始后,團隊就將預先選定檔案中的圖片以及全宗的完整介紹發布出去。由于最初的信息僅顯示圖片和標題,全文內容是另有鏈接進入的,所以團隊只要上傳圖片加上描述的標簽即可。

領英網[7]

領英網和攝友會類似,也有活躍的檔案人群組。研究團隊加入了“歷史學家、圖書管理員、檔案工作者”的群組,也添加了薩姆休斯頓州立大學的群組。團隊還設立了自己的群組。但領英網上關注的主要是文字信息,而非圖像元素,所以要在發布內容中添加圖片頗不容易,而且領英網上發言也有字數限制。此外,領英網上的用戶更多關注有關職業發展的信息,研究團隊專注于檔案信息的主題,難以吸引很多用戶參與。

Pinterest[8]

近年來,Pinterest已經成為一家熱門的社交媒體網站,用戶將手工藝品、食譜等照片貼在主頁上與自己的粉絲分享。歷史研究機構和檔案機構也逐漸參與進來,張貼大量圖片、視頻吸引粉絲。研究團隊有了在其他網站上操作的經驗,很快便開始發布圖片、創設話題專欄,也關注了其他機構的主頁。他們直接利用湯博樂、臉書和攝友會的分享功能,即可將內容發布到大學的主頁上,大大節省了工作量。Pinterest平臺上也有500字的發言限制,所以研究團隊沿用其他網站上的發布方式,上傳幾張圖片、一段簡短介紹、附加網址鏈接。但Pinterest沒有添加標簽的功能,也沒有明確的策略方法可將發布內容推送到首頁,吸引更多人點擊瀏覽。

Historypin[9]

Historypin的用戶可以在地圖上標記此地的老照片,讓人享受一次視覺之旅。用戶可以在Historypin的平臺上關注某個檔案機構,但用戶大多是關注某個主題頻道或主頁為多。研究團隊便在大學的主題頻道上添磚加瓦,增加了幾項收藏內容,也在地圖上標記了一些照片資料。但并非所有內容都能找到恰當的地理位置,每遇此窘境,研究團隊只能將內容標記于圖書館的位置。

 

Historypin網站

推特

大學圖書館之前注冊過一個推特賬號,并一直利用它發布圖書館的宣傳信息。研究團隊決定再注冊一個專門發布檔案信息的賬號,研究階段就在兩個賬號上同時發布內容。為了讓更多人獲知這個推特賬號,團隊關注了各個圖書館、檔案館的公共賬號以及圖書管理員和檔案工作者的私人賬號,希望其中有人會回訪,進而互相關注。這個方法確實有助于增加粉絲數量。

推特運行方式與湯博樂及臉書相似,推文也是通過消息推送傳遞給其他用戶。研究團隊認為用戶們實時接收海量信息,一周發布一次的檔案信息根本無法吸引他人注意。于是團隊不僅發布檔案全宗的內容信息,也轉引湯博樂和WordPress中的消息,還轉發分享其他機構發布的推文。在其他網站上是圖像的洪流遮天蔽日,而推特上則是文字的海洋鋪天蓋地。但眾所周知發布推文有140字的字數限制,加一張圖片、附一段鏈接,使得推文的內容只能極致精簡。

研究成果

研究團隊在以上10家社交媒體中注冊了賬號,花費了半年時間認真維護、吸引粉絲,然后從201310月起團隊進入研究階段。他們通過“谷歌分析”軟件,分析匯總數據,找出在社交媒體中使用哪些技巧,有助于讓人點擊鏈接進入數據庫,查看檔案檢索工具。

“谷歌分析”收集了利用者進入數據庫查看檔案信息的途徑:包括通過傳統搜索引擎(谷歌、必應、雅虎等)、經由邀請郵件上的鏈接、點擊了社交媒體上發布的網址鏈接以及在其他外網(例如大學圖書館的網址)上點擊相關鏈接。以上四種途徑的訪問量所占比例如下圖所示:

在為期3個月的研究階段,總共有512人次訪問了特藏部的Archon數據庫。如上圖所示,通過搜索引擎查找進入的數量與經由社交媒體進入者的數量相當。而通過郵件邀請的兩類人員:檔案館和檔案工作者(631人)、阿肯色州的歷史研究人員(306人),在短時間內形成一股訪問熱潮,共有183人次前來查看了檔案信息。從其他網站進入查詢的共有115人次,數量雖不多,卻相對持久穩定。通過社交媒體進入數據庫查詢信息的有109人次。

研究顯示有三家社交媒體:WordPress、臉書和推特,在此次試驗中表現優異。下圖中總結了通過各家社交媒體平臺進入數據庫查詢的數量。從WordPress平臺點擊進入的人次最多,與粉絲的交流也最頻繁,是在網絡環境中推廣檔案信息最理想的社交媒體。

社交媒體粉絲

下表中顯示了各社交媒體平臺的粉絲數與實際點擊進入人次的比較。研究表明有些平臺盡管粉絲數眾多,但并不意味著進入數據庫的人數也隨之增長。研究團隊打算未來針對粉絲數量較多的幾個網站開展進一步試驗,研究采取何種措施可有助于提升點擊率。

試驗伊始,工作人員便預測有些全宗可能會較受歡迎,例如登載“垮掉的一代”[10]詩歌的《野狗》(Wild Dog)雜志以及特藏部收藏的地圖全宗,因為這些全宗中有豐富的圖像信息和讓人著迷的內容。事實上,地圖全宗信息(發布于2013123)內容詳實生動,也涉及了當前較為熱門的研究主題:鐵路研究以及德克薩斯州的歷史,所以受到利用者積極回應,共有14人次點擊鏈接進入數據庫查看檔案檢索工具,42人次點擊了喜歡該內容或轉發了微博。而《野狗》雜志(發布于20131029)則有4人次點擊進入數據庫查看,13人次點擊喜歡該內容或轉發微博。綜合看來,檔案信息的發布時間先后并未影響該全宗的受歡迎程度。

全宗內容

點擊喜歡或轉發微博

發布時間

   

42

2013123

《野狗》雜志

13

20131029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手工藝品

12

20131217

桑福德·貝茨全宗(涉及刑事審判)

6

20131015

約翰·沃倫·史密斯的文件(研究論文等)

5

20131126

此外,研究團隊把是否點擊進入數據庫,作為推廣檔案信息是否卓有成效的指標,但也有不少在社交媒體平臺發布的內容觀者云集,但點擊進入者寥寥。下圖展示了頗受歡迎的地圖全宗分別在臉書、攝友會、谷歌加和Historypin平臺上的瀏覽量及點擊人次的比較分析。

利用者的行為習慣

信息發布后,利用者的反應有些在意料之中,有些則無法預測。周二是信息發布首日,利用者的反饋最多,平均點擊進入40次。其余各天的點擊數量如下表:

 

點擊數

周二

40

周三

17

周四

22

周五

10

周六

2

周日

10

周一

8

值得注意的是從用戶在社交媒體平臺上逗留的時長可知他們并非匆匆過客,而是確實認真瀏覽了這些檔案信息。下表是用戶在各社交媒體平臺逗留的平均時長和點擊進入的數量,其他未列入的網站平均逗留時長為幾秒鐘。

社交媒體名稱

點擊進入數

平均逗留時長

Historypin

1

8:46

推特

18

2:28

領英網

16

2:06

臉書

25

2:05

WordPress

30

1:33

湯博樂

10

1:25

有意思的是大多數利用者都是在個人電腦上瀏覽這些信息。實際數據顯示,點擊進入數據庫的總共109人次中,只有9次是通過移動設備進入的。這一結果確實令研究團隊頗為驚訝,他們原先預想可能不少利用者會通過移動設備上的應用程序進入數據庫。WordPress 平臺上通過微軟個人電腦進入的有20人次,5人次從蘋果電腦進入,3人次用蘋果的移動操作系統(移動設備)進入。推特平臺上有16人次經微軟電腦進入,2人次用蘋果電腦進入。臉書平臺上有14人次通過Linux電腦進入,10人次經微軟電腦進入,從蘋果移動設備進入的1次。

建議

盡管給論壇上的相關聯系人發送郵件,投資回報率非常可觀,僅發送了一次郵件就有183人次點擊進入數據庫,但這個渠道和領英網一樣,雖然也可以是發布全宗內容和檔案活動的平臺,但并不適合持續推廣檔案信息。

在攝友會、PinterestHistorypin平臺上發布檔案信息,可能因為互動便捷、圖像內容豐富,所以會有相對穩定的閱讀數量,但最終點擊進入數據庫的人次并不理想。因此研究團隊認為這些網站可以在整體市場推廣戰略中占有一席之地,然而它們的回報率并不高。

湯博樂、臉書以及推特比較類似,閱讀量和點擊率都相對較高。湯博樂在三者中算點擊率稍低,但它是用戶可以參與網上檔案信息交流互動性最好的平臺,所以研究團隊認為湯博樂平臺會逐漸成長,未來可能成為有助于推廣檔案信息的網上社區。與之相反,研究團隊并不看好Historypin和聚友網。臉書和推特上的檔案信息瀏覽量和點擊率都很不錯,發布檔案活動和推廣檔案信息都有上佳表現。最后,按平均粉絲數量產生的點擊進入數以及與用戶互動的積極程度來看,WordPress毫無疑問拔得頭籌,為檔案人繼續在網上推廣檔案信息提振信心。

本次試驗中另有一項意外發現。最初階段谷歌加的表現欠佳,平臺上的用戶只有零星反饋,僅有5人次點擊進入了數據庫,幾乎已經要列入淘汰行列。然而,后來研究團隊發現在谷歌加中發布的信息,經常會出現在谷歌搜索結果的首頁,無形中增加了特藏部的曝光率。當然,仔細想來谷歌的產品能在谷歌搜索的結果中位列前茅,應該也算是意料中事。不過在谷歌加中發布信息,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谷歌搜索結果的呈現,并將之與其他社交媒體平臺的效果相比較,這倒是一個值得未來再深入探討的話題。

社交媒體功不可沒

經過研究團隊一年的努力,薩姆休斯頓州立大學特藏部在當地以及校園里的利用者中聲名鵲起。逐漸有更多當地的研究者、學校的教師和學生與特藏部聯系,希望特藏部能為他們從事的研究工作提供協助。曾有一位利用者辛苦趕了4小時路程,前來要求查找三個手稿全宗。特藏部的工作人員問他由何處得知這些檔案,他說是在WordPress平臺上瀏覽到的信息。然而,有一位歷史系碩士生對檔案的檢索工具不熟悉,一個具體的信息都沒找到,因為他看到了發布在WordPress平臺上的檔案內容介紹,卻沒有點擊下方附帶的地址鏈接。利用者對查檔方式不熟悉,這也是部分信息瀏覽量大而點擊率不高的原因之一吧。

201312月此次試驗的研究階段結束后,研究團隊中的數字化資源管理員繼續維護著這10家社交媒體平臺上的賬號,以備將來進一步研究使用。此外,他們也一直與粉絲交流,互相關注賬號,轉發信息。研究結束后,特藏部的賬號在湯博樂和WordPress平臺上發展迅速。201312月研究結束時,他們的湯博樂粉絲數為146人,到20149月漲到8034人。同期,WordPress的粉絲從172人上升至5707人。推特和Pinterest賬號上的粉絲也有不同程度增長。雖然增加粉絲數并非研究團隊的工作重點,但他們在試驗準備階段和研究階段的辛勤維護,確實提高了特藏部與利用者在網上互動的數量和質量,粉絲數自然也是水漲船高。

特藏部計劃繼續維護WordPress和湯博樂的賬號,并在大學圖書館的臉書和推特上分享檔案全宗的內容。根據此次的研究成果來看,這是在社交媒體上推廣檔案信息成效最好的組合。而谷歌加雖然在研究者看重的點擊率上斬獲不多,卻有潛力助推檔案信息出現在谷歌搜索結果的前列位置,所以研究團隊決定在員工時間允許的情況下,要繼續維護谷歌加的賬號平臺。

結論

圖書館、檔案館的日常工作可以總結為:協助他人利用現有信息解決實際問題。研究團隊認為此次的研究項目為檔案館面臨的一個根本問題提供了解決辦法:如何在日益嘈雜的信息環境中推廣藏品的信息。檔案館的核心任務是對館藏進行管理和著錄,但如果根本無人前來利用的話,一切努力都師出無名。研究團隊耗時3月追蹤10家社交媒體上每一次點擊進入特藏部數據庫的情況,得出的研究結果表明使用WordPress平臺,然后將內容稍作修改后轉發到臉書和推特平臺是檔案工作者推廣檔案信息最佳途徑,而且相對來說操作便捷,時間耗費不多,便可獲得有效回報。

(李燕 編譯)



[1] 該大學始建于1879年,位于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亨茨維爾(Huntsville),屬于德克薩斯州州立大學系統的九大成員大學之一。

[2] WordPress是一款個人博客系統,有一定專業知識的用戶也可以把它當作一個內容管理系統軟件來編輯獨特的主題模板樣式。

[3] 湯博樂,成立于2007年,是介于傳統博客和微博之間的全新媒體形態,既注重表達又注重社交,而且能進行個性化設置。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輕博客網站,也是輕博客網站的始祖。

[4] 聚友網,是一個以音樂為重心的社交網絡,成立于20039月,曾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站,提供人際互動、使用者自定的朋友網絡、個人檔案頁面、日志、群組、照片、音樂和視訊影片的分享與存放。

[5] 攝友會,雅虎旗下的圖片分享網站,既提供免費及付費數位照片儲存、分享的線上服務,也是提供網絡社群交流的平臺。

[6] 眾包是指一個公司或機構把過去由員工執行的工作任務,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給非特定的(通常是大型的)大眾網絡的做法。

[7] 領英網,創建于2002年,是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網站,為全球職場人士提供溝通平臺。

[8] Pinterest2010年正式上線,是一家圖片社交分享網站,有人稱之為圖片版的推特。

[9] Historypin2010年上線。在該網站上用戶可以上傳老照片、講述照片背后的故事,然后通過谷歌地圖定位和標記老照片發生的地點,接著可選擇谷歌街景所展示的該地區目前現狀。這樣將老照片所呈現的舊影像放置在同一地點的現狀圖片上,讓過去與現在融合,展現如同時光穿梭機的效果。

[10] 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出現于美國的一群松散結合在一起的年輕詩人和作家的集合體。在西方文學領域,“垮掉的一代”被視為后現代主義文學的一個重要分支,也是美國文學歷史上的重要流派之一。

2019-05-14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上海市檔案局 上海市檔案館 版權所
地址: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326號 上海市檔案館 電話:021-62751700
2019年app自助领取彩金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