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郎橋的前生今世
 

高郎橋是哪座橋,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知曉。但說到長陽路橋,相信還是不少人熟悉的。其實,高郎橋就是長陽路橋。今天,小編帶大家一起去追尋它的前生今世。

長陽路橋

說起長陽路橋,老楊浦人還有一個更有感情的稱謂“高郎橋”。高郎橋建于清嘉慶年間,1944年重新翻修,因位于華德路上,更名為華德路橋。解放后華德路易名為長陽路。橋又更名為長陽路橋(又稱長陽路楊樹浦港橋)。高郎橋既是橋名,也是地區名。高郎橋地區在今楊浦區的西南部,長陽路橋附近,東到眉州路,南到河間路,西到齊齊哈爾路,北到昆明路。100多年間,高郎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它曾是上海小農村也是熱鬧準鄉鎮,曾是近代滬東棉紡織的廠區也是上海開辟早期工人運動的搖籃。

長陽路橋位置及高郎橋地區范圍

據史料記載,明清時期,高郎橋所處的滬東區域是黃浦江下游的寶山縣、上海縣交界地,因水道之便曾是蘇南、崇明、浦東三地移民落戶上海的東北新墾區。在黃浦江北岸主要支流兩側散處一些家族聚居的村舍。后來隨著發展,在高郎橋地區留下先民拓居的三處遺痕:明萬歷年間(1573-1619)的引翔港鎮,約建于清康熙年間(1662-1722)位于周塘浜、楊樹浦港交匯處的高郎廟和約建于清嘉慶年間(1796-1821)橫跨楊樹浦港的高郎橋。高郎橋因廟得名,橋廟兩處相距約200米。

建廟、架橋的選址與引翔港水路改道有關。高郎橋控制著上海縣東北境的重要交通孔道,具有水陸交通樞紐地的前景,同時也是東北鄉一個人煙漸聚的準鄉鎮。

清末民初,工部局自行在高郎橋豎立界石,以高郎橋西側為公共租界擴展的東北端點,華德路(今長陽路)被工部局視為準轄區的北界。高郎橋地跨租界與華界、市郊兩治的接合點,中外紗廠迅速落戶,高郎橋的近代棉紡織工業開始發展。后期,滬東紗廠區分為南(楊樹浦)、北(高郎橋)、東(定海橋)三片紗廠區。北片的高郎橋有申新五廠、申新六廠、上海紡織印染廠等。棉紡織工人成為高郎橋地區工人隊伍的首位職業群體。高郎橋周圍民居小區成為以棉紡織工廠區為軸心,以女工職業群體為主體,以棚戶簡屋為主的棉紡織工人聚居區。高郎橋曾有一家名為滬寧大戲院的劇場,是上海第一家里弄劇場,專唱淮揚劇為主,后也放電影,直到上世紀90年代拆除。

申新六廠大門(楊浦區檔案館館藏)

申新六廠生產車間(楊浦區檔案館館藏)

申新五廠棧單(楊浦區檔案館館藏)

高郎橋還有一段革命歷史。高郎橋地區在1920年代成為中共在上海開辟早期工人運動的搖籃之一。“五卅運動”期間滬東分設中共楊樹浦部委、中共引翔港部委,部委在工廠成立黨支部,中共申新五廠黨支部(192510月建)、中共厚生廠黨支部(19258月建,申新六廠的前身)均屬中共引翔港區最早的黨支部。1930—1940年代,高郎橋紗廠工人有組織的業余教育、職工娛樂也都是在中共直接領導下由工會出面開展的。如流動圖書館、工人夜校,在組織補習教育、娛樂活動中進行政治宣傳。

五卅運動后期成立的上海紗廠總工會 (來源:楊浦時報)

五卅罷工中上海楊樹浦紗廠工人上街游行(來源:楊浦時報)

抗日戰爭勝利后,位于高郎橋的上海紡織印染廠于1945年改為榮豐第二紡織印染廠,申新五廠成為上海第一家以進口原料紡制粘膠化纖紗的紗廠,1947年申新六廠買下國光印染廠,稱申新紡織印染第六廠。新中國成立后,申新五廠、申新六廠和榮豐二廠逐漸實現公私合營,1958年,三廠合并為公私合營楊浦棉紡織印染廠,1970年更名為上海三十一棉紡織廠。

曾有一本書,書名叫《高郎橋紀事:近代上海一個棉紡織工業區的興起與終結(1700-2000)》講的就是高郎橋的這段歷史和生活在此的工人們的鮮活故事。

“高郎橋”這三個字最后出現是本世紀初在長陽路橋東北側一家工商銀行的墻上(高郎橋儲蓄所)。后來隨同這家儲蓄所的消失則完全消失在人們的視線里。曾經的萬人大廠國棉三十一廠消失得更早些。如今的高郎橋地區是寬闊的柏油馬路、高聳的小區樓房和鱗次櫛比的商店超市。

長陽路

從長陽路橋上望去

建筑更迭中,記憶永遠地流傳下來,江浦公園有三個木頭亭子,分別為太和亭、仁豐亭和高郎亭,前兩個亭是為了銘記公園這兩個地方曾有過的太和里、仁豐廠(手帕一廠),而以高郎橋命名的亭子,就是反映了人們對這百年老橋的一種情愫。

參考資料:

《高郎橋1914-1949:滬東一個棉紡織工人生活區的形成》,社會科學2006年第一期,羅蘇文

(楊浦區檔案館 鄭文超)

2019-09-09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上海市檔案局 上海市檔案館 版權所
地址: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326號 上海市檔案館 電話:021-62751700
2019年app自助领取彩金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