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音專與工部局樂隊
 

編者按192711月,國立音樂院在上海成立,這是中國第一所專業音樂學院。19298月,國立音樂院改組為國立音樂專科學校。193510月,學校在江灣新市中心區民京路(今市京路918號)建成新校舍。1956年定名為上海音樂學院

上海工部局樂隊,其前身為1879年成立的上海公共樂隊,1922年改名為上海工部局樂隊,曾有“遠東第一樂隊”之譽。1956年正式定名為上海交響樂團。

1927年的中國,戰爭的陰云籠罩上空,但在上海公共租界依舊是一片繁華景象。在今廣西北路與貴州路之間的南京東路南側,彼時矗立著一幢立面由清水紅磚砌筑的大樓,那就是公共租界工部局市政廳。

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市政廳外景

是年109日的晚上,一場上海工部局樂隊(今上海交響樂團前身)的音樂會正在此上演。舞臺中央,這支全部由外國人組成的樂隊傾情演繹著俄國作曲家里姆斯基-柯薩科夫(Rimsky-Korsakov)的代表作《舍赫拉查德》(又譯《天方夜譚》),觀眾席上坐著的絕大多數也都是外國人,中國觀眾人數尚不及十分之一。其中,有一位中國人聽得十分投入,竟生出了“千萬想不到在這個孜孜為利俗氣不堪的上海租界地方,屋然可以找到一種安慰靈魂的圣藥與一個極難得的領略藝術的機會”的意外之感。

梅百器指揮上海工部局樂隊演出

此后的1016日、1023日的音樂會上,觀眾席中都出現了這位中國人的身影,《第六交響曲“悲愴”》、《培爾·金特》組曲……高水準的演出,使他一掃在北京時的陰霾,不僅由衷贊嘆“上海市政廳的管弦大樂隊(即上海工部局樂隊),是上海唯一的寶貝,”而且向大學院提議“要創辦一個音樂院,我更要主張設在上海”。這位中國人便是著名音樂教育家、作曲家蕭友梅。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即將創辦的音樂院與上海工部局樂隊從此結下了不懈之緣。

蕭友梅(1884-1940)廣東香山縣(今中山市)人,中國近現代著名音樂教育家、作曲家

蕭友梅,早年赴日本留學,就讀于東京帝國大學教育系。191211月,作為公派生到德國留學,在萊比錫音樂學院學習理論作曲,同時在萊比錫大學學習教育學。1916年,獲得哲學博士學位。19198月,他離開德國,前往瑞士、法國、英國及美國游歷,直到1920年才回到北京。蕭友梅一直夢寐以求的是建立一所符合國際標準的音樂學院,為了實現理想,他在北京努力奮斗,先后主持北京大學音樂研究會、北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音樂科(系)、北京大學附設音樂傳習所和國立北京藝術專門學校音樂系,還建立了一支由他擔任指揮的小型管弦樂隊。但192767月間,奉系軍閥控制下的北洋政府教育總長劉哲,以“音樂有傷風化,無關社會人心”為由,下令取消北大音樂傳習所和藝專音樂系等國立學校的音樂系、所。此舉使蕭友梅“在北平辦了七年音樂科,受盡不少不快的刺激”,更重要的是在北京創辦音樂學院已無可能。

北京大學管弦樂隊全體合影

與此同時,一直全力支持蕭友梅辦學的蔡元培即將出任南京國民政府大學院(相當于教育部)院長。于是,蕭友梅便“決意南來,向蔡先生提出一個要求,請他于大學院成立時,在上海創設一間音樂院”。為什么選址上海呢?答案源于19278月蕭友梅第三次來滬后的所見所聞,促使他確信上海將是建立音樂院的首選之地。

蔡元培和他在國立音樂院親手種的松樹

抵滬后,蕭友梅首先拜訪了上海的音樂界人士,了解音樂教育和音樂表演的環境,他還欣賞了大同樂會(近代中國第一個民間職業化音樂社團)的表演。蕭友梅堅持認為:“學音樂者必定先有一種熏陶,方可容易領略(尤其學新音樂)”,他深知辦學成功與否的關鍵在于高質量的師資和成熟的音樂社會環境。此時的上海不但云集了沈心工、李叔同等音樂教育家,鄭覲文、朱英等國樂演奏家,還有中國流行音樂鼻祖黎錦暉,以及擁有“遠東第一樂隊”之譽的上海工部局樂隊。音樂會、歌劇、歌舞、國樂等中西音樂演出百花齊放,謀得利洋行、百代唱片公司、音樂廣播電臺、中華歌舞學校等的出現,使上海誕生了一個幾乎與國際同步的音樂商業市場。種種情況表明,在上海辦學一方面容易邀請到高水平的音樂師資,另一方面豐富和成熟的音樂社會環境也有利于吸納與融合來自各方面的音樂文化。

192791《申報》第21版報道大同樂會歡迎蕭友梅

最后,回到本文開頭所述的那場工部局樂隊的音樂會,蕭友梅在現場聆聽之后被深深震撼,豁然開朗,加之了解到樂隊還有專門面向兒童的少年音樂會,更感興奮,大呼“凡此種種均為余在中國夢想不到的機會”。這場音樂會猶如一支催化劑,更加堅定了他將音樂院落戶上海的決心與信心。192711月,在蔡元培的積極推動下,蕭友梅長久以來的夙愿終于實現——國立音樂院獲準在上海成立。

國立音樂院開院紀念照

建校伊始的國立音樂院規模很小,第一屆入學的學生加上教職工還不滿50人。學校既沒有固定的校舍,又沒有充足的辦學經費,不得不租房辦學,僅有的一點經費還時常被拖欠,以至于因租金不敷而常常搬家,蕭友梅只好以“搬遷是我們學校的家常便飯,這也沒有什么不好的”來安慰不勝其煩的師生。直到1934年,經過多年的奔走呼吁,學校的建筑方案終于獲得批準,國民政府撥款8萬元,用于建造新校舍。

國立音樂專科學校新校舍效果圖

學校在江灣新市中心區的市京路(今楊浦區民京路918號)購地16畝作為新校址,新校舍采用中西合璧的建筑式樣,中軸對稱,紅墻青瓦,典雅別致。囿于經費,1935年秋新校舍啟用時,僅建成了主教學樓、東西兩間琴房和女生宿舍,而計劃中的學校禮堂、圖書館、體育館、男生宿舍則永遠停留在了圖紙上。

1935年落成的國立音樂專科學校新校舍

國立音樂專科學校江灣新校舍現貌

就是在這樣舉步維艱的條件下,蕭友梅帶領全校師生共同努力,把學校辦成了當時中國最具影響力的音樂學府,培養出了洪潘、冼星海、張曙、李獻敏、丁善德、黃貽鈞、李德倫等一大批高水準的音樂專門人才。蕭友梅根據歐美各國單科高等音樂學校的辦學體制,結合中國實際,設計了音樂院的學制,分為預科、專修科、研究科、選科、特別選科五類。成立之初,全院教師包括教授、副教授各2人、講師9人、助教3人,其中外籍教師4人,總體水準還不是很高,遠未達到蕭友梅所期望的水平。無論何時,高質量的師資隊伍都是辦學成功與否的關鍵,深諳其道的蕭友梅一方面聘請黃自、周淑安、吳伯超等從歐美學成歸來的知名作曲家、聲樂家、音樂理論家任教,另一方面,又把提高器樂教學水平的主意打到了上海工部局樂隊的身上。

正在作曲的黃自

上海工部局樂隊,其前身為1879年成立的上海公共樂隊,1922年改名為上海工部局樂隊,曾有“遠東第一樂隊”之譽,是在華最早傳播西洋音樂、最早演奏中國管弦樂作品、最早培養和錄用中國音樂人才、最早培育中國交響音樂聽眾的專業音樂團體。此時的樂隊正處于“梅百器時代”(梅百器Mario Paci,意大利鋼琴家、指揮家,1919-1942年任工部局樂隊指揮),匯集了一批從歐洲招募的高水準演奏員。蕭友梅求賢若渴,千方百計地將樂隊各聲部首席演奏家聘來任教,包括樂隊首席、意大利小提琴家富華(Foa,Arigo 米蘭音樂院畢業),大提琴首席佘甫磋夫(Shevtzoff 彼得堡音樂院畢業),中提琴首席普杜什卡(Podushka,Josef),雙簧管首席基拉蒂諾(Girardello,G.),長笛首席斯皮里多諾夫(Spiridonov,A.S.),小號首席杜布羅夫斯基( Dobrovolsky,V.)等。

梅百器指揮工部局樂隊在蘭心大戲院演出

  

        上海工部局樂隊首席富華    上海工部局樂隊中提琴首席普杜什卡

(攝于上海交響音樂博物館)

1929年,俄羅斯著名鋼琴家鮑里斯·查哈羅夫(Zakharoff,B. 原圣彼得堡音樂院資深鋼琴教授)來滬暫住,經富華推薦,蕭友梅親自上門聘請。不料,查哈羅夫態度傲慢,以冷言蔑視的口吻說:“中國鋼琴學生好比剛剛出生的嬰兒,用得著我去給他們上課嗎?”但蕭友梅毫不氣餒,經過他“三顧茅廬”式的再三誠懇求聘,以高于他校長的薪金,聘其為鋼琴組主任。

(左起)富華、查哈羅夫與佘甫磋夫合影(攝于上海交響音樂博物館)

正是有了以上海工部局樂隊為主的外籍演奏家的加入,把學校整體教學水平,提升到了一個更高的層次。得益于此,1929年國立音樂院改組為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后,仍然能維持著高等音樂學校的教學水平。

至今保存完好的國立音樂專科學校門廳地面標志圖案

隨著工部局樂隊的外籍演奏家與中國學生在教學中頻繁交流,學生們愈發尊敬這些外籍演奏家,外籍演奏家也傾囊相授,除了課堂授課外,還進行私人教學。工部局樂隊給予國立音專學生的“福利”也越來越多,從某種程度上講堪稱“合作辦學”。

第一位加入工部局樂隊的華人演奏員、小提琴家譚抒真回憶說,小提琴教師富華經常在上課時讓他拉自己的名琴。國立音專學生、原上海交響樂團指揮陳傳熙回憶到:“當時帕器(即梅百器)同意每周六早上彩排時,國立音專的學生可以免費去看他們彩排。我就是每周六去聽彩排的學生之一。”上海工部局樂隊在蘭心大戲院演出的時候,樓上專門留有給國立音專學生的座位,并且是免費的。此外,工部局樂隊還給國立音專學生提供了難得的實習與就業機會。19355月,國立音專學生張貞黻、陳又新和劉偉佐以實習生身份進入工部局樂隊,汲取了與樂隊合奏的經驗。1938年,國立音專學生黃貽鈞、陳又新首度以正式演奏員身份加入了工部局樂隊。1941年,樂隊名單中又增添了劉偉佐的名字。

譚抒真(左)與他的老師富華合影(攝于上海交響音樂博物館)

1941年上海工部局樂隊樂師名單(攝于上海交響音樂博物館)

至此,蕭友梅當初堅持不懈地聘請工部局樂隊外籍演奏家任教的成效顯露無疑,對這群國立音專的學生來說被工部局樂隊錄取,不僅獲得了較高的職業發展起點,同時也意味著生活的穩定。對蕭友梅和他創辦的國立音專而言,又何嘗不是一種成功的肯定呢?

國立音專通過與工部局樂隊之間自然而然形成的“合作辦學”,培養了中國近現代第一批音樂家。多位外籍演奏家以樂隊聲部首席的身份在國立音專擔任教學要職,加速了這一批音樂人才的成長,讓他們從上海走向全國,走向世界。1949年以后,工部局樂隊里的外籍演奏家相繼回國,他們在國立音專的學生則接過外籍老師的衣缽,開啟了新中國的交響音樂事業,并逐步將這支亞洲最古老的交響樂團打造成了最能代表中國音樂詮釋能力的世界級樂團。

1954年黃貽鈞在福州路排練廳指揮排練

【參考資料】:

蕭友梅:《聽過上海市政廳大樂音樂會后的感想》

蕭友梅:《本校五周年紀念感言》

吳伯超:《國立音樂院成立記》

陳聆群:《從國立音樂院到國立音樂專科學校的創業十年》

洛秦編著:《海上回音敘事》

洛秦、錢仁平、張雄編訂:《國立音樂院-國立音樂專科學校院校刊集(1928-1937)》(上)(下)

洛秦、錢仁平主編:《國立音樂院 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圖鑒(1927-1941)》

陳紅玲:《淺談蕭友梅先生與“國立音專”》

(楊浦區檔案館 王哲)

2019-07-18
 
 
網站地圖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email protected]上海市檔案局 上海市檔案館 版權所
地址:上海市長寧區仙霞路326號 上海市檔案館 電話:021-62751700
2019年app自助领取彩金38